电影《黑砲事件》影评参考范文

  《黑砲事件》的象征符号表意体系,是它的艺术上独到之处,不同于先锋派和表现主义电影,影片中大量的艺术象征不是通过抽象化的方法,造成视像的变型,或者运用蒙太奇的连接方法造成象征.以传达象外之旨,弦外之音。影片的象征体系大多数是撷取影片的戏剧情境之内的造型符号和环境因素,采用符合生活表象的视象和声音符号有机地构成的。它的独特魅力和表意功能,来自电影形象的直接性、具体性,不同于文学的修辞。电影符号是形象符号,它不是抽象的表意体系,电影符号的内涵是直观的,具体的,观众可以直接把握,原始形态的生活表象可以直接成为电影符号。电影象征来自电影符号的外延,电影符号的外延表意和内涵表意是有机统一的,没有感性的富有魅力的内涵,就不可能产生深刻构外延。内涵是电影形象--电影符号的表象意义,外延是电影形象内在的和深层表意形态,是理念的表达,这种表达是形象的、具体的。

  《黑砲事件》是一部真正的彩色片,它对色彩符号进行了大胆的创造性的运用,色彩本身就是语言。影片的风格特色之一是:色彩的使用是主观的,具体的色彩符号具有情绪动机和表意功能。但是观众的感知是真实的,自然的,仍然是生活形态的,没有超现实的感觉。当然,第一次党委会那场戏是个例外,这恰好说明影片的风格奇异性。导演有明确的美学追求,表现为一种兼收并蓄的艺术风格,或者说是一种“混杂”风格,影片既有写实的笔触,又有许多风格化元素,影片表现出的美学特征虽然还有待理论上探讨,但是它肯定超越了写实风格。可以说,影片是近几年中青年导演的探索的一个集中代表。

  色彩符号的内涵是叙事的元素。表现为情境和画面的结构成分,它的外延是色彩特有的物理--心理反应,人的生理和文化传统形成了对不同彩色特有的反应和理解,这种文化积淀构成色彩符号的外延表意。影片以红色作为色彩的主调,红色所唤起的心理反应和外延含义正好符合影片的情调和主人公赵书信的境遇。无论什么种族和社会,人们总是将红色与危险,危机、暴力和血联系起来,而红色的文化层面则表现为用红色作为符号表示停止、危险(触电)等。当然红色可以代表革命、暴力。影片将红色作为一种“危机的情绪暗示”。用红的相近色和偏色给人物和观众造成一种烦躁、焦虑的感觉。影片中,赵书信的周围总是有红色符号出现,无论他在什么场合。红色显然是导演主观设计的,但是大多并不显得主观、随意,都是人物所在环境中所能出现的。

  影片开头一场戏,赵书信去邮局发报,他慌忙之中碰了一个女人的红雨伞,通话时显示的红号码,公安局刑警车的红灯,这几个镜头在开场几分钟里为影片红色主调确定了基础。赵书信和汉斯的两段过去时态的戏频繁地出现红色:流动着的红色块、红轿车、红裙子,红地毯、红桌布……“阿里巴巴”(歌舞演出)一场戏,伴舞的红裙子、红色光打得演员通体透红。在反打镜头中,整个观众席都蒙上一层红调子。赵书信在维修厂,红颜色的机器、红标路牌、红汗衫……红色也可以使人高兴,结尾连续切了五六个红太阳的特写镜头,表达出另一种象征含义。

  除了红色,影片还大量使用了红的相近色。“WD”工地的机件全部漆成橙色,咖啡馆、赵书信家的墙壁都是褐色。

  影片中的白色和黑色的对比使用是色彩语言的又一特色。最突出的场面是第一次公司党委会,在几乎是全白的场景中,包括白墙、白钟面、白窗帘、白桌布、白椅套、自开水(“矿泉水”),人物一律白上衣,只有人的头发和裤子是黑色的,另外大钟的刻度和指针是黑色的。导演为什么要这种高调子(包括照明)清一色的处理?艺术家们要通过这种非现实的,带有荒诞色彩的造型设计,赋予这段戏以深刻的内涵,充满一面墙的大钟看起来是荒诞的,只有疯子会在这么小的房间放这么大一面钟.它的外延大于内涵,主要用来传达观念。导演说现实中有这么大的钟,可是这个房间却不会有这面钟,显然是艺术家们照主观意念行事。但是,这场戏设计的恰到好处.造成一个有寓意的象征。在我们的四化建设中效率就是一切,可是有些人自命有时间观念。其实效率等于零。这场戏的场面调度也是奇异的,按说这次会是晚上开的,照明都是假定性的,采用透明的满堂亮布光,像好莱坞三四十年代的照明风格。

  第一个正对大钟和会场拍的固定镜头是一个长达七分钟、大景深的长镜头,视觉兴趣的中心安排在透视中心位置,也就是在画面中心深处。人物始终在发言讨论.后景的人像太小,演员不得不做些有一定幅度的动作。如动和手势。可是在接下来的分切镜头中,导演又使用了浅景,且利用画外画内室间的呼应、交流,画面构图呈开放型:有几个镜头人物的脸压住画框而朝向画外,和前面那个视觉会聚完整的长镜头恰成对比。会议结束,赵书信走进会议室,李任重呆坐在原地未动。导演用三对变焦分别推向他俩的特写,表现人物此刻抑郁的心境,指向性十分明确。

  最后一个镜头是超广角镜头,会议室变成一个狭窄的长条。可见,这场戏的视觉造型和场面调度风格是奇异混杂的。导演以这些现象符号和场面调度符号创造意象,表现艺术家的主观判断和美学态度。

  影片的符号象征俯拾皆是,导演充分发挥符号表意功能,符号的内涵是影片的叙事系统元素,符号的外延构成影片的哲理层面。导演用视听符号表现赵书信的命运,刻画性格和进行心理分析。赵书信两次沿着弯曲的铁轨上班.镜头使用长焦,并将人物长时间保持在镜头里,暗示人物命运的坎坷。

  赵书信去维修厂“避邪”,有一天他来到一个似乎久无人光顾的足球场,在画面的右下角坐下,一个人在左上角油漆红标语牌,画面信息呈对角线分部,构图是非平衡的。赵对自己的境遇已感到纳闷儿,一个穿红短衫的男孩子过来和他闲聊,问他听说小冯给汉斯当翻译出了许多笑话没有,赵的表情略有些茫然,没有再多的感情流露,这时导演将孩子们踢足球的喊声主观放大,孩子们的争吵越来越激烈,终于打了起来。镜头从铁网后面拍摄球场上的孩子们,这是赵的视角,加强的叫喊声,视觉造型和动作设计(打架,铁拦网)很好地传达了这场戏的信息,人物的心理状态和意识活动,无需人物用表演直露地传达,其它视听符号已含蓄地表白了一切。

  汉斯夜访赵书信那场戏,赵正在家摆棋式,他用一个小黑盒子代替丢失的黑砲,这个视觉符号--小黑盒子内含丰富,意味深长。配合人物表演和语言,发挥了很好的表意作用。李任重不约而来,他问赵书信棋盘上干嘛放个小黑盒,赵答曰“黑砲”,此时,李大彻大悟。大动干戈的“黑砲事件”调查原来本是个可笑的误会。汉斯从李惊愕的表情里察觉这个小黑盒子不一般,他小心翼翼地打开看,结果什么都没有,汉斯很纳闷儿:“空的,你们中国人真难理解!”这个符号是不是表现了导演对事件的评价和对人物的褒贬?事情本来很简单,可是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些人偏偏要“无中生有”?也可能导演并无本意,观众对影片本文的读解却不能不发现这一涵义。顺便说一句,一个电影符号的表意功能经常和其它符号(视觉的,声音的,表演的。)相互关联,互为前提,构成一个表意的系列,或“组合段”。这场戏单单一个棋子符号是表达不出这么深刻的含义的。

  “WD”工程出现故障前有场戏,赵书信和李经理在上班途中相遇。导演把他们安排在一座堆积如山的废铁屑前面,他们不期而遇相顾无言。后景,大型挖掘机在倾倒废铁屑,前景一个大红色块从他们前面掠过(一辆红洒水车开过)。这场戏视觉信息同样很丰富,人物的表演表现出他们各自的苦闷和困境,而废铁屑和流动的红色块这两个视象符号则暗示了危机。另外,有意味的是前面两个镜头也使用了视觉象征:赵和李沿着弯曲的铁轨朝相反的方向走去。镜头是长焦并持续了一段时间。赵书信的镜头,铁轨边也堆放着废铁屑。导演从生活环境中选出这些造型细节,提炼成高度视觉化的语言。我们从中的确看到了导演点石成金的功夫,同时也表明,电影的符号表意系统和其它符号系统具有很大的不同,生活和自然的表象的原始形态,能够成为电影符号系统的有机的、富有涵义的表意元素。

  “黑砲”的谜底终于解开,在这一段戏里导演用视听符号表现人物的苦闷和进行心里分析。周副书记拆开了赵书信的邮件--小木箱,很遗憾,里面只有一枚棋子。赵这时才完全明白周对他的态度。他精神上蒙受的打击和内心痛楚被导演用这样几个镜头加以表现:乱石纵横的山坡,赵出现在画面左上角,和石块相比,只占据了一个很小的空间;俯瞰,多股交叉的铁轨.整个画面呈铁锈色;一列铁皮货车穿过画面.开进隧道,这里是一组符号象征;赵书信将小木盒和棋子扔下山坡,向画外走去,但是,他又转身回来,溜下山坡去拾棋子;铁轨,“黑砲”躺在旁边,赵的身影投在棋子上,他捡起它:教堂,天空布满浓云,钟声吸引了他;教堂内,庄严肃穆的氛围形成一个超绝尘寰的世界,几组圣像和基督徒虔诚地忏悔的肖像镜头交替切换,赵站立在教堂门口。“他徘徊于人和基督之间”。一个穿红裙子(色彩符号)的孩子来到他身边,向他投以天真单纯的笑,他们的交流使他得到了慰藉。“他恢复了对人的信念”。他转身走了;赵书信回到家,幽暗的灯光逐渐泯灭,他手捏着“黑砲”伏在桌上,银幕只留下照在他脖子上的一抹光线,“一颗颤抖的心”,音乐起,雷鸣般轰响;汉斯回国的飞机起飞。这个出色的段落用一系列的视听符号:物的符号、光的符号、色彩符号、形体大小的对比符号、构图符号和声音符号揭示了人物的意识活动、心理状态,这里,符号的内涵组成一个出色的叙事段落,外延刻画了人物的内心世界。

  影片结尾的造型处理意味深长。这组视听符号系列既表现了“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的主题,又内含了艺术家对现实的评价和哲学沉思。公司宾馆楼前的钟,指针正好十二点,钟声起,作为声音动机.每一声切换一个镜头,五六个旭日和夕阳的特写。人们上早班的镜头,接着出现俩男孩在全神贯注地玩砖头的游戏,他们把砖头立起来,排成弯曲的曲线,然后争着跑到砖行的尽头去推倒第一块砖、孩子游戏和教堂那场戏呼应。砖头游戏也许有长江后浪推前浪、历史总是在发展的意味,而砖行的曲线排列显然是主观意念,因为不符合孩子的心理。弯曲的排列往往会使游戏失败,直线排列来得更容易,可是导演要表达对生活的评价。历史是曲线发展的,现实生活中自然少不了波折,而孩子们代表了希望。赵书信和孩子的交流也表现了这种意味,在孩子面前他感到欣慰和满足。这组符号的外延传达了丰富的涵义,而它们的内涵则构成了一个诗意的结尾,同样值得称道。

来源:文章内容经供参考,图文来源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400-688-2577

周一至周日 9:30-17:00

广州市天河区华南农业大学创客空间

  • 关注微信账号

  • 关注微博账号

艺生教育传媒艺术中心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1-2018 http://www.yishengjiaoy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5029836号-1

微信扫一扫

将您的疑虑发于我

也可以拨打电话~

13288699552

疑虑吗,我来帮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