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喊叫》影评参考范文

  影视作品分析是编导艺考考试科目,该科目是根据考官给出的影视作品进行分析,想要通过影视作品分析需要积累大量影评分析与影评写作训练。艺考培训学校将总结大量影评范文给大家普及知识,今日艺生教育推荐电影《喊叫》影评参考范文。

  初秋,波河边的一个小镇.伊尔玛从一所简陋的房子里走出来.她来到市政厅,市长告诉她,她的丈夫去世了,他8年前去澳大利亚后便再无音讯.她来到糖厂,把给阿尔多的饭放下走了.阿尔多和她已同居多年.一个工人告诉阿尔多说她哭了.阿尔多未找到伊尔玛,晚上才知道这一消息,于是便要求同伊尔玛结婚,结束8年的非法同居,而且他们的女儿罗西娜也已7岁了.但她的回答是:"让我走吧."阿尔多愤怒地问她,另外一个男人是谁,她不肯回答,只说4个月前尚可挽回.

  阿尔多领到工资,在街上碰到买菜的伊尔玛,便拉她来到商店,想给她买条腰带,但她不要,转身走出商店.

  广场上熙熙攘攘.阿尔多愤怒地走出酒馆,到处寻找伊尔玛,正好她走过来.阿尔多狠狠打了她一耳光,她刚要开口,又被他打倒.他左右开弓,狠狠抽打,周围的人默不作声地看着.

  阿尔多带着罗西娜来到一个小镇,镇上的女裁缝埃尔维拉是他以前的恋人.在小店里,阿尔多注意到,埃尔维拉尚未戴结婚戒指.镇上正举行摩托艇比赛,机修工阿尔多不费力便修好了人们怎么也修不好的摩托艇.他和埃尔维拉去看比赛.她紧紧地靠在他身上.晚上,他们来到舞厅.他们谈起来,她说:"如果伊尔玛没有离开你,你是不会回到这里的."他无话可说.

  阿尔多带着罗西娜来到一个采石场,他想找个工作.当他看到采石工人住的阴暗潮湿的房子时,他知道,不能带着女儿住在这里.他和女儿爬上一辆卡车来到一个加油站.卡车加好油要开了,阿尔多想继续搭车,但司机指指来到加油站的警察,耸耸肩,阿尔多只好作罢.他问加油站的老头儿,能不能住下来.这个老头是个酒鬼,加油站的一切都由他的女儿维尔吉尼娅说了算.她把阿尔多父女两个安排到一个棚子里过夜.流浪了3个月的阿尔多虽然很累,可棚子又冷又吵,他无法入睡.

  第二天一早,阿尔多想搭车继续去找工作,但一直没有车,正等时一辆小摩托开来,骑车的小伙子要维尔吉尼娅加5升油,刚加完,小伙子向她做了个猥亵手势,一踩油门跑了.她气得大喊大叫,正好一辆卡车开来.她示意卡车停下来,爬上车便让司机去追那个小伙子.这时,一辆车开来要加油,阿尔多只好拿起注油管去加油.加完油,车开走了,维尔吉尼娅乘着卡车返回来,手里挥着追回的油款.阿尔多把刚才加油的钱如数交给她,她很满意:"你不是很快就找到了工作吗?"他留了下来.一天清晨,她给一辆车加好油回自己的房间,阿尔多坐在她的床上.他说得回棚子了,但她说,她刚看过,罗西娜睡得正香.说完,深情地吻了他一下.

  维尔吉尼娅的爸爸和罗西娜看到农民在砍杨树,老头对着农民大骂起来,说这土地是他的,树是他的,不能砍.农民来找维尔吉尼娅论理:她的丈夫去世后,这土地已经卖了,疯老头不能再干涉.维尔吉尼娅只好把父亲拉回家.她决定把父亲送进老人院.

  阿尔多和维尔吉尼娅来到拉韦纳市,为疯老头办好了住老人院的手续.

  傍晚,两人带着罗西娜来到近郊的一个公园.罗西娜躺在草地上睡着了.维尔吉尼娅示意阿尔多,他们来到一段矮墙后面,紧紧搂在一起.罗西娜醒来,捡拾着地上的石子,突然,她看到了矮墙后的父亲,吓得眼睛睁得大大的.阿尔多看到了罗西娜,羞愧难当.他喃喃自语:"要是伊尔玛知道了这件事.."维尔吉尼娅听了,嘴唇开始颤抖,站起来走开了,免得让人看到她的眼泪.

  第二天小镇广场的公共汽车上,罗西娜显得心神不安,问站在车下的阿尔多什么时候也回家,他只能回答说不知道.车开了,阿尔多大声喊着"再见".

  阿尔多来到波河上的一艘挖泥船上,他想找工作,船上的一个工头正谈他在拉丁美洲的经历.阿尔多听了也想去,还要了几份介绍情况的小册子.他离开那条船,沿堤走了一段,抬手把那些小册子扔进河里.突然,他看到一个衣衫褴褛的年轻姑娘正要把一面白旗挂到杆子上.她有病,怎么也挂不上去.阿尔多帮她挂好.他们来到她那潮湿脏乱的小屋里.他想起来,她是刚才在船上卖笑的那个姑娘,叫安德莉娜.她病得很重,他去叫来医生,但医生不肯给这样的人诊治,阿尔多把医生抓进她的小屋.晚上,他正同姑娘说话,突然看到了那个医生.他以为医生是来报复,赶紧逃跑了.

  安德莉娜的病好了,她来到渔民住的小草房里,终于找到了阿尔多.大雨滂沱,她住了下来,但两人都没有吃饭.她离开小屋,说是去想办法,阿尔多过了一会也向村里跑去.他找到了她.她说,她的伤心事"几个月也讲不完".阿尔多更显烦乱,愤怒地转身走了.

  一天黎明,阿尔多又搭车来到维尔吉尼娅的加油站.他看到疯老头已从老人院逃回来,依然疯疯癫癫.维尔吉尼娅对他说,伊尔玛寄来过一张明信片,他追问写了些什么,但她说写的只是些问好之类的话.他抓住她,她从他的怒容中发现了他对伊尔玛的感情是多么深,感到十分辛酸.他放开她,爬上一辆卡车离开加油站.

  阿尔多回到故乡,士兵挡住了他的去路.他问为什么,士兵说是上头的命令.阿尔多绕道走向村里,迎面碰上一个农民.农民告诉他,这里要修机场,征用了农民的土地,农民们今天开大会,然后举行抗议游行.他无心同农民再谈,又向村里走去.村中广场上,4名士兵开着大型拖拉机正在设法包围工厂的工人和市政厅开完会出来的人.一阵骚动,只听一个男孩大叫:"他们烧庄稼了!"人们涌向田野,阿尔多也被卷进人流,他问一个女人,伊尔玛在哪里?女人说可能回家了.

  阿尔多来到一条小街,看到糖厂的工人们向村里走去,工头在同工人们讲,"你们为什么对农民有那么大兴趣.他们比你们过得好,他们有产业..就算征用一些土地,也是为了国防.."一个工人回答他:"我们和农民有联盟."阿尔多不理会那些工人,向伊尔玛姐姐家走去.突然,远远看到了罗西娜,她正走进一所房子.阿尔多迟疑了一下,向那所房子走去.他小心地向房子里张望,看到伊尔玛正给一个新生婴儿洗澡.他离开房子,但又回头张望.伊尔玛一抬头,透过玻璃窗看到了阿尔多.

  阿尔多来到他原先工作的糖厂,工厂空无一人.他来到高高的烟囱下,顺着梯子爬了上去.伊尔玛来追赶阿尔多,她看到,他已爬到烟囱顶端处,他在张望:波河,乡村,一片田地在冒烟.伊尔玛来到烟囱下高喊:"阿尔多!"他听到了,扶着栏杆摇晃了几下.伊尔玛张大了眼睛,极度恐惧,发出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声喊叫.一阵死一般的寂静.她向他的尸体跪下.几个工人向田野的人流中走去.只有伊尔玛一个人陪伴着阿尔多的尸体.

来源:文章内容经供参考,图文来源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400-688-2577

周一至周日 9:30-17:00

广州市天河区华南农业大学创客空间

  • 关注微信账号

  • 关注微博账号

艺生教育传媒艺术中心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1-2018 http://www.yishengjiaoy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50298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