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一个警察局长的自白》影评参考范文

  影视作品分析是编导艺考考试科目,该科目是根据考官给出的影视作品进行分析,想要通过影视作品分析需要积累大量影评分析与影评写作训练。艺考培训学校将总结大量影评范文给大家普及知识,今日艺生教育推荐电影《一个警察局长的自白》影评参考范文。

  20世纪60年代末,意大利兴起了一批具有强烈批判性的“政治电影”,它们继承并发展了20世纪四、五十年代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电影的基本美学原则,以纪实的艺术手法揭露社会黑暗,正视社会问题,表现普通人的生活和愿望。但是政治电影无论是反映生活的广度还是揭露问题的深刻程度都大大超过了新现实主义。其代表作有弗兰西斯科•罗西的《马太伊事件》、达米阿诺•达米亚尼的《一个警察局长的自白》、艾里奥•彼特里的《对一个不受怀疑的公民的调查》及《工人阶级上天堂》等。

  代表作之一的《一个警察局长的自白》从社会现实的表层现象深入开掘,层层揭示,敏锐地揭露了潜伏于密室、法庭、政府机关的黑暗、腐败和阴谋,从而向人们展示正义、邪恶、法律与权力之间错综复杂的矛盾斗争关系,发人深思。

  一、奇特的结构组合

  正义、邪恶、法律与权力之间存在着永远的矛盾和斗争,而在本部影片中,它们却以相当奇特的关系呈现出来,现试以格雷马斯的语义矩阵进行分析。本来正义与邪恶之间存在着永恒的尖锐的矛盾,法律与权力也格格不入,(如图一所示):然而本部影片矛盾的焦点却不在正义与邪恶的斗争,而是正义与法律之间的较量,但法律迫于某种社会文化的影响在一定程度上又表示出对权力的崇敬和膜拜,而权力本身却又是滋生邪恶的源泉,由此邪恶面对的敌人不再是公正的法律,而只是颇为被动的人间正义,这就使正义、法律、权力、邪恶四者之间的复杂关系呈现出一种游移状态(如图二所示)。在影片中,警察局长蓬纳维亚是正义的化身,检察官屈昂尼是法律的代表,总检察长马尔塔可谓权力的象征,而黑手党头目罗蒙诺则是罪恶的体现。蓬纳维亚为了除掉罗蒙诺,试图“借刀杀人”,结果反而使他自己陷入困境,成了被监控和怀疑的对象。检察官屈昂尼不再信任他,并给他的电话装了窃听器,从而使矛盾的焦点———正义与邪恶的冲突转化为正义与法律的较量。法律原本是公平的象征,要惩戒邪恶,保护正义,然而现在自认为是公平的法律代表屈昂尼非但没有惩戒邪恶,反而庇护了邪恶,使正义寸步难行。屈昂尼所受的教育使他不容怀疑他的上司训导检察长马尔塔的可能会犯罪,因为这样不但会使人们对正义失去信心,就连他所信奉的法律也失去了意义。他的不去怀疑成全了马尔塔利用权力进行犯罪的事实,因而法律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成了权力的帮凶,而他们错位的“合谋”又进一步促成了罪恶阴谋的得逞。这就是罗蒙诺三次遭到蓬纳维亚的逮捕,却又三次被释放的“合法性”原因。

  正义、法律、权力、邪恶四者之间奇特的游移关系给影片带来极大的张力。在表层正义与邪恶的斗争背后,深藏着正义与法律充满悖谬的矛盾与抵牾。这里不但有工会组织者里佐对罗蒙诺的地下斗争,蓬纳维亚和罗蒙诺的生死较量,罗蒙诺对利普马和塞莱娜的诬蔑与陷害,更有蓬纳维亚与屈昂尼的巧妙周旋与彼此争取,马尔塔对蓬纳维亚不露声色的牵制与阻挠,对屈昂尼无耻的利用与欺骗。蓬纳维亚为惩戒罪恶,与屈昂尼的巧妙周旋使故事错综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正义与法律的突出矛盾掩没了正义与邪恶之间真正的对立,这就是为什么里佐与罗蒙诺面对面的斗争乃至被害而死都是以回忆镜头而出现,它只是暗示了正义与邪恶之间矛盾斗争的存在,而并没有强化它们之间的对立与冲突。

  事实上,邪恶因权力的支持而高居于法律之上。当屈昂尼第一次见罗蒙诺问是谁告诉他利普马出了疯人院要来杀他时,罗蒙诺不但装作完全不知道,反而还极其嚣张地说“,我要是知道,早就要求警察局保护了。”而屈昂尼的话———“要求警察局保护的人可不多啊!”则一语道破天机,罗蒙诺有强大的政治后台。而这时画面上屈昂尼坐在椅子上,罗蒙诺却高高地站着,用仰镜头拍罗蒙诺,用俯镜头拍屈昂尼,这组俯仰镜头的巧妙运用,极富隐喻性地暗示了罗蒙诺处于法律之上的社会地位。

  正义、法律、权力、邪恶之间矛盾的游移状态导致了四者之间的不平衡和不稳定,正义作为格雷马斯的核心因素必然要以惩戒邪恶为最终目的,这本应该是法律的最终目的,而法律在本部影片中的相反作用却迫使正义不得不代替法律,执行法律的功能,对邪恶进行打击和惩罚。然而,正义毕竟不是法律,它完成了法律所未能完成的任务,也因此付出了以身试法的极其惨重的代价。蓬纳维亚持枪杀死罗蒙诺也只是仅仅杀死了一个黑手党头目,它非但没触动整个黑暗势力,反而陷入自身难保的危险境地。尽管他大义凛然,投案自首,但他所不再希望又不得不遵奉的法律会给他一个公正的判决吗?在反抗与遵循法律两难逻辑下的一个黑暗的事实是,蓬纳维亚在监狱内部遭到了两个犯人———罗蒙诺的部下的袭击而送命。可以说蓬纳维亚惩罚了罗蒙诺,但不能说正义最终战胜了邪恶,事实是正义被黑暗所包围、吞没。

  屈昂尼作为法律的代表,他尊重法律,相信法律,以为只要找到证据就一定能惩戒邪恶,他最典型的语言是“找到证据”。他确实找到许多证据证明蓬纳维亚涉嫌同谋罪,派人窃听电话,胁迫疯人院放出利普马,藏关健证人塞莱娜等等,但这些非但没能让他真正解决问题,反而把蓬纳维亚逼出了警署,逼走了自己真正应该依靠的对象。而当真正的证人塞莱娜打电话向他求助时,他竟然毫不防犯地把证人暴露在敌人的眼皮底下。这不但证明了在那个弱肉强食的黑暗社会里,他所要找的证据的脆弱性,更证明了证据的虚伪性,那些证明蓬纳维亚有罪的证据恰恰是罗蒙诺、马尔塔转移他视线的伎俩。正如罗蒙诺所说“:你真以为检察官会相信我的话吗?我要他相信这是白的,就偏说是黑的,懂吗?屈昂尼是有头脑的,让他得到这个满足吧!让他以为这一切都是靠他的聪明才智想出来的!让他把这些推测、分析串联起来,一步一步地去寻找同谋犯吧!”这些所谓的证据被暴露在屈昂尼的监视之下,而对罗蒙诺等一些头面人物构成威胁的证人塞莱娜却时时处于危险之中,刚一出现,便生命不保,证据又不存在了。法律要依靠证据则是几成空话。屈昂尼现在所面对的正是蓬纳维亚在多年以前就遇到的问题,他早已洞察了法律的本质———有钱人的法律,有钱人的证据。里佐当年的话“你们俩(蓬纳维亚和罗蒙诺)是一路货!你是警察,他是土匪,都是为了老板!”一直回响在他耳边,他越来越看清自己不过是一个执行上司命令的工具。然而屈昂尼对法律本质的领悟还要经过真正的挫折之后。

  蓬纳维亚死了,正义一极的陷落无意强化了权力一极的凸现,这使屈昂尼终于看清了法律的本质。在格雷马斯的语义矩阵里,作为正义一极的消失必然导致新的游移,屈昂尼最终知道了谁是真正的凶犯,他将代表法律来伸张正义,从而将完成法律向正义的转移,然而结果如何,尚未可知,大大的悬念留在影片的结尾。这种开放式结尾正是对现实中法律的怀疑和思考,无论何时,还法律以公正谈何容易。

  二、奇妙的艺术组合

  纪实手法的狭隘理解,即仅仅通过实景拍摄方式来反“蒙太奇”艺术,而是用“仿真实”的手法结构影片;同时它也不像其他仅用“仿真实”手法的政治电影那样,只是从外部形态再现政治事件发生的前后过程,而是从社会现实的表层现象深入开掘,综合运用新写实的纪实主义与新浪潮的回忆、意识流、闪回以及好莱坞电影的戏剧性等艺术手法,在揭露社会黑暗的同时,突入人物的内心,在矛盾冲突中凸现人物的典型性格,使影片反映重大社会问题的现实功能与作为艺术的审美原则在内在层次上实现了一种完美的融构与统合。

  仿真实”的艺术手法《一个警察局长的自白》是一部完全虚构的影片,但其“仿真实”的艺术效果却达到了逼真的境界,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导演运用了以下几种手法:(1)实景拍摄《一个警察局长的自白》有效地运用新现实主义电影“把摄影机扛到大街上去”的作法,基本上运用实景拍摄,街头人群、疯人院、监狱、办公大楼、船坞码头、贫民区、荒山野岭等,使影片获得了电影化的真实空间,大大增强了影片的真实性。

  (2)细节运用影片在细节上很下功夫,细节的运用能够突出事件,展开矛盾,刻画性格,前后照应,这些都会大大强化影片的真实性。例如,蓬纳维亚陪屈昂尼去疯人院遇见的那个疯老头再见到蓬纳维亚时说“,那天你干吗不留下跟我多聊一会?我可没疯啊!”这个细节足以引起屈昂尼对蓬纳维亚的怀疑,放利普马出去与蓬纳维亚有关,而事实上正是如此。在帕莱比希多街枪杀现场,蓬纳维亚对屈昂尼说“,当心有一天你浴室的水龙头会有血流出来,或者在墙缝上抠一抠,就会发现一个手指头,或者眼珠子”,而结尾塞莱娜正是被暴徒抛进水泥预制的构件里,消尸灭迹。这种前后照应正说明黑手党的猖獗、歹毒和肆无忌惮。再如蓬纳维亚和屈昂尼翻脸后,从山坡上下来却彼此走向了对方的车“,上错车”的细节处理对于后来二人各持己见以至发展到极端———其中一个为正义“以身试法”,另一个为“法律”亦步亦趋———做了无形的暗示和有力的铺垫。“上错车”的细节意义在影片中是多重性的。它不仅表明了个人之间互为异途的一种错位(既是故事层面上的一种分歧,也是思想层面上的一种冲突),更隐示了个人所代表的法律与正义在“敌对性”扭曲中的错失。

  2.向内心开拓

  性世界的多维性与复杂性。回忆、闪回、意识流等手法的穿插与运用,让观众对人物的理解更为深入。

  影片采用新浪潮注重表现生活流程的手法,但又去掉其非理性无意识的成分,不是任意流动,而是经心安排,使之呈现出恰如其分的生活流动。意识流手法的运用在影片中起到还原生活、反映真实、刻画性格等作用。如影片开头,镜头追随着疯人院里的医生、护士、疯人等各色人物,仿佛是生活里的一个自然流程,为故事的展开提供了隐喻性的背景。又如在蓬纳维亚家,加米诺正向蓬纳维亚说起窃听电话的一事,蓬纳维亚无意走到窗前,俯身窗外,却发现屈昂尼从街道尽头走来,向比他早到的斯基罗打听什么,后者用手比比划划,尔后,屈昂尼向右,斯基罗向左分开了。这种说到哪里,镜头便自然而然地跟到哪

  里,极其自然流畅,又极大地节约了交待剧情的空间和时间。再如蓬纳维亚在辞职前处理偷鞋一事时,出人意料地让小偷穿上偷来的鞋走了,并说“,今天我就是要把世界颠倒过来。”镜头一直捕捉着小偷穿鞋、其他犯人的诧异、小偷的迷惑、蓬纳维亚的不耐烦,这种生活化的处理毫无突兀之感,但同时又表现、暗示了蓬纳维亚逆常规而行、反叛法律的决心,极大地突出了人物的内心世界。

  再者,影片运用回忆镜头来展示人物形象,给人以自然而然的真实印象。蓬纳维亚在向屈昂尼介绍里佐时,采用了回忆手法,这不但揭示了里佐坚强不屈、勇敢斗争的工人形象,同时也表现出蓬纳维亚的成长背景。蓬纳维亚来自下层社会,没有后台,同情被欺压的下层人,但那时他还是个只知道秉法办案的幼稚警察。这种以回忆形式复现的“过去时”情境,不但在于刺激蓬纳维亚深感法律的无能,更在于提示现在的屈昂尼正是当年的蓬纳维亚,有一颗正直的心,但毕竟没有看清法律的本质和不公正。这便极大地扩展了影片艺术的张力,有力地揭示了矛盾冲突的焦点所在:正义与法律如此悖谬地难以相容。另外,屈昂尼私人电话的暴露更见出其生活中不可告人的一面及其隐痛:他搞同性恋,深爱的母亲又有精神病。这种倒叙式的介绍有力地逼进了人物的内心,大大拓展了人物性格的表现空间,让观众不仅看到屈昂尼认真严谨的一面,更看到其痛苦与病态的一面,而这在一定程度上又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现实的糜烂与腐败。

  3.戏剧性

  影片在结构上采取好莱坞电影戏剧化手法,但又与好莱坞电影严格遵循戏剧开端、发展、高潮、结尾程式的传统模式不同。它适应“办案侦查”的要求,从调查利普马枪杀案入手,直接在矛盾冲突的高潮中展开故事情节。具体而言,影片的戏剧性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悬念的设置

  影片开始便设置悬念,警察局长为什么要放掉“疯子”利普马?为什么又跟踪他?利普马为什么要杀罗蒙诺?谁是幕后的操纵者?悬念一个个产生,又逐一破解,牢牢地吸引住了观众。

  (2)戏剧冲突的深层构置影片的冲突有两层,表面层次是蓬纳维亚与屈昂尼的冲突与对立,而制约表层故事发展的深层故事又是马尔塔乃至整个黑社会集团对屈昂尼的利用误导及对蓬纳维亚的牵制与打击。表层冲突虽然不像传统戏剧冲突那样突出,但仍能看到蓬纳维亚与屈昂尼的唇枪舌剑与剑拔弩张,这两个为了同一目的却又采取截然不同的手段所构成的非真实的对立不但转移了矛盾的焦点,更造成了对真正凶犯的纵容。观众迫切地期望知道内幕,黑手

  党罗蒙诺、城市房地产生意中的大投机商、市长等一个个被引出来,但直到最后,塞莱娜被害,蓬纳维亚对屈昂尼的一句暗示“,你听电话的时候他在场,紧接着你那惟一的证人就失踪了”,谜底才露出一角,总检察长马尔塔竟涉嫌此案。这种结构的严谨与深藏不露不但使观众吃惊,即使屈昂尼也目瞪口呆,甚至万分恼怒。戏剧冲突的深层构置不但增加了事件本身的迷惑性,更为一步步展开故事推动情节发展提供了便利,极大地增加了影片的观赏性。

  (3)典型的人物形象影片所塑造的人物都具有鲜明的个性,即使出场不多的次要人物也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精明强干的蓬纳维亚,严肃认真的屈昂尼,阴险毒辣的罗蒙诺,笑里藏刀的马尔塔,善良可怜的塞莱娜,心胸狭窄的斯基罗,忠诚热情的加米诺,正直勇敢的里佐,这些个性鲜明的人物极大地增强了影片的戏剧性,也增加了影片的艺术魅力。蓬纳维亚作为影片的主人公,他清醒而坚定,富于斗争经验,为实行自己的计划作了周密的安排,这使他在故事中完全处于主动的地位,放利普马,给屈昂尼装窃听器,隐藏塞莱娜,一切都走在了以屈昂尼为代表的法院的前头。这是他多年来在正义与法律的夹缝当中不断踏出的一条泥泞小路。然而,当这一切都无济于事时,他便亲自揣起了枪。当他写下一份自白走出警察局时,他对自己的未来已然了然于心。他在黑手党的聚集之地毫不费力地杀死了罗蒙诺,这可见他的沉着与冷静,更可见他的勇气与决心。在监狱里,当屈昂尼充满信心地谈及要在法庭上减轻蓬纳维亚罪状时,蓬纳维亚却早已看到他不可能有出庭的希望,因为他深知“,监狱里有监狱的法律”。这就是为什么当两个犯人持刀向他捅来时,他既不反抗,也不挣扎,甚至不向看守提及,他的命运早在他写自白的时候就已经被他预料到了。影片综合运用新现实主义的纪实性、新浪潮的意识流以及好莱坞戏剧性策略等电影手法,又极力避免各种手法的极端性。用纪实手法但绝不拘泥于唯实主义,用意识流但不表现非理性,用戏剧手法但避免模式化。从剧情入手,一切为影片事件本身服务,在反映重大的社会问题的同时,又讲求影片的审美性、观赏性,使这部影片拥有了经久不衰的艺术魅力。

  片名:《一个警察局长的自白》

  出品:1971年意大利欧洲国际电影公司和拓荒者电影公司联合出品片长:107分钟彩色片

  导演:达米阿诺•达米亚尼

  编剧:达米阿诺•达米亚尼、萨尔瓦托莱•劳拉尼摄影:劳克迪奥•伐戈

  主演:弗朗哥•内罗(饰蓬纳维亚)、马尔汀•鲍尔塞姆(饰屈昂尼)、马里罗•托罗(饰罗蒙诺)

  获奖:1971年获苏联第7届莫斯科国际电影节金奖

  意大利某城市的一所疯人院里,吵吵嚷嚷。市警察局长蓬纳维亚在院长和主任医生的陪同下进入疯人院。蓬纳维亚要求院长和主任医生把那个擦鞋的疯子放出去。这人叫利普马,原是“黑手党”头目罗蒙诺的党徒,由于罗蒙诺糟蹋了他的妹妹塞莱娜,他几次与罗蒙诺格斗。6年前,被以疯子的名义关进了疯人院。

  利普马出了疯人院,他的一举一动都在蓬纳维亚和他的助手加米诺的严密监视之下。

  利普马先在街头从一个人手里拿到钱,然后在餐厅里取到用玩具盒伪装起来的小口冲锋枪,走到贫民窟一所小宅里换上了一套警察服,直奔帕莱比希多大街罗蒙诺的办公楼。在一阵激烈的枪战中,利普马打死了几个保镖,自己也中弹身亡。

  听到报告后,蓬纳维亚驱车赶赴枪战现场,发现四具尸体里没有罗蒙诺,他判断罗蒙诺一定事先得到了风声,躲了起来。他吩咐加米诺把利普马的尸体好好拍下来,这句话不巧被警察斯基罗听见了。新上任的检察官屈昂尼也赶到现场,他一眼看出化了装的利普马,斯基罗悄悄暗示蓬纳维亚认出了利普马。蓬纳维亚向他介绍了利普马与罗蒙诺结仇的前因。他很奇怪屈昂尼为什么不认识罗蒙诺,罗蒙诺是个专好结交上等人的杀人犯,屈昂尼问“:干吗不抓他?”蓬纳维亚回答说,抓过三次,都因证据不足无罪释放了。这个罗蒙诺,集官、商、匪于一身,权势遮天,心狠手毒,将这个城市的建设规划置于他的商业目标控制之下,并以“黑手党”头目的身份与政界、金融界、议会要人、司法当局暗中勾结,拉起一张权势之网。蓬纳维亚指着新建筑区说“:总有一天会有个朋友请你搬到顶楼去住,条件好极了。”蓬纳维亚让屈昂尼下命令逮捕罗蒙诺,屈昂尼要详细掌握了证据才下命令,他说“,我要稳扎稳打。等我要你去逮捕罗蒙诺的时候,就不会证据不足了。”枪杀案后,罗蒙诺失踪了,塞莱娜也吓得藏了起来。共和国最高检察长马尔塔打电话给屈昂尼,询问案情,并指出利普马从疯人院被放出来,很可能是“同伙相争”,让他找出幕后指使人。罗蒙诺的律师卡尼斯特拉罗主动来到屈昂尼的办公室,他说是有人故意打开了老虎的笼子,放出了利普马。暗示蓬纳维亚与罗蒙诺有过节,并说蓬纳维亚私人生活有问题,他有一个像他女儿一样年轻的情妇。为了确保罗蒙诺的人身安全,他要求屈昂尼秘密去见罗蒙诺。

  屈昂尼从疯人院了解到利普马的出院与蓬纳维亚有关。第二天,他随卡尼斯特拉罗在一所孤儿院的体育馆里会见了罗蒙诺。罗蒙诺故意歪曲蓬纳维亚嫉妒他的钱,他说他真正的仇人不是蓬纳维亚,而是那个有大笔的钱能放出利普马的人。屈昂尼中了圈套,误认为蓬纳维亚是罗蒙诺对手所收买的同谋犯。屈昂尼走后,有人报告罗蒙诺找到了塞莱娜,罗蒙诺开车去见塞莱娜,企图杀人灭口,塞莱娜钻进小巷逃走了。

  蓬纳维亚派加米诺窃听屈昂尼的电话,了解到屈昂尼的母亲患有精神病,而他本人是个玩相公的人;马尔塔要派人调查他的私生活,还要给他的电话装窃听器;斯基罗在跟他作对。

  蓬纳维亚在旷野的一个荒山坡上向屈昂尼讲述了一个工会组织者里佐同罗蒙诺之间的斗争,最后惨遭杀害。目击者———一个放羊的孩子也被扔下悬崖。蓬纳维亚早已不再相信法律的公正,屈昂尼恰恰相反,他要严格按照法律办事。他认为蓬纳维亚为了钱,涉嫌同谋罪。蓬纳维亚被激怒,以屈昂尼的母亲患有精神病,他玩相公相反击,屈昂尼非常气恼,他决定一旦掌握证据,就逮捕蓬纳维亚。这样,屈昂尼同蓬纳维亚的关系尖锐对立起来,而真正的罪魁祸首罗蒙诺却逍遥法外。

  听了“仙女”咪咪的报告,蓬纳维亚在贫民窟找到塞莱娜,将她转移到一个秘密的地方保护起来,随后赶来的警察赴了个空。蓬纳维亚放幻灯让塞莱娜一一辨认,掌握了罗蒙诺的一系列罪证。蓬纳维亚告诫她,绝对不能与外界联系,必要时,请她出庭作证。

  大楼管理员请屈昂尼搬到顶楼去住,他没有答应。加米诺因窃听电话被捕,他独自承担了罪名。屈昂尼查出蓬纳维亚曾以疯人院账目存在侵吞公款的问题胁迫该院院长和主治医生放了利普马,又将关键证人塞莱娜藏了起来,还派人窃听他的电话,阻挠对枪杀案的调查等事实,便向总检察长马尔塔汇报,要对蓬纳维亚提出公诉,同时,他还指出,市政府的某些违法行为也要查明。马尔塔批准了屈昂尼对蓬纳维亚的公诉,却警告他涉及政府和公职人员腐败的问题要小心从事,他的任务只是调查帕莱比希多大街的枪杀案。

  蓬纳维亚被撤职,他决定要把颠倒的世界再颠倒过来。他留下一份“自白书”,独自闯到“海滨饭店”黑手党聚会地,开枪击毙罗蒙诺,然后,投案自首。然而,塞莱娜打电话向屈昂尼求救后,却遭到几个暴徒的绑架,被浇铸于建筑工地的水泥柱内,消尸灭迹。屈昂尼到监狱看蓬纳维亚,告知此事,蓬纳维亚很敏锐地问他,打电话时,谁在旁边。这使屈昂尼想起,当时在接听塞莱娜的电话时,只有总检察长在身边。

  蓬纳维亚在狱被罗蒙诺的手下用匕首捅死,屈昂尼终于明白了所有这一切都与这个他无比尊敬的总检察长有关,他感到非常震惊,什么国家、法律,统统都是虚伪的。在检察署审判大厅高高的楼梯前,屈昂尼无比愤怒地注视着一步步向他走来的马尔塔,一语不发,马尔塔也用异样的目光注视着这位年轻的检察官。

来源:文章内容经供参考,图文来源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400-688-2577

周一至周日 9:30-17:00

广州市天河区华南农业大学创客空间

  • 关注微信账号

  • 关注微博账号

© 2018-2020 yishengjiaoyu.com 版权所有 广州艺生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ICP证:粤ICP备15029836号

微信扫一扫

将您的疑虑发于我

也可以拨打电话~

13288699552

疑虑吗,我来帮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