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作品分析是编导艺考考试科目,该科目是根据考官给出的影视作品进行分析,想要通过影视作品分析需要积累大量影评分析与影评写作训练。艺考培训学校将总结大量影评范文给大家普及知识,今日艺生教育推荐电影《V字仇杀队》影评参考范文。

  《V》看上去像是《1984》+《歌剧魅影》+《蝙蝠侠》+《基督山伯爵》的混合体。

  作者Alan Moore在一次采访中说道:“……中心的问题是,他是对的吗?他疯了?你们作为读者怎么思考这个问题?我不想告诉人们该思考什么,我只是告诉他们要去思考,考虑一些公然的极端的因素,有些事情在人类历史上周而复始的出现。”Moore在书中从来没有明确说明V到底是什么人,只是确认了他并非Evey的爸爸。V这一角色的模棱两可贯穿着作品的始终,需要作者自行判断这家伙到底是精神病还是圣人,英雄还是恶徒。其实,V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所扮演的角色,和起到的作用。

  龌龊司机姐弟幕后操作的这部影片惹恼了作者Alan Moore,关于这方面的报道很多,和世上大部分原著作者一样,Moore对电影创作者的改编很失望,他甚至为此愤然中断了同美国漫画出版商DC Comics的合作(DC Comics和出品电影的华纳影业属于同一个母公司时代华纳)。

  那么影片和原来的绘本小说(graphical novel)到底有什么不同?

  众所周知,Alan Moore的构思源于英国在八十年代早期撒切尔政府的保守主义下的政治现实。他将故事的核心冲突设定为法西斯主义同无政府主义的对抗,而龌龊司机的剧本明显改变了这一点,为的是切合21世纪的当前形势。Alan Moore谴责故事变为了美国为中心的自由主义与新保守主义的冲突,舍弃了原来的无政府主义-法西斯主义的主题。他还说你们美国人要拍自己国家的事情,就应该自己去编个故事,把我的小说拿来挂羊头,卖狗肉,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更为关键的是,主人公V在Moore笔下保持了道德上的暧昧性,他也没有刻意歪曲法西斯分子,但电影显然出于某些原因的考虑(比如时长限制,和商业需求),将V塑造成了一个浪漫而勇敢的自由斗士。

  再说另一个重要人物,电影中Natalie Portman饰演的Evey Hammond,她在小说中出场的时候便是个年轻妓女,后来经历了远较电影中激烈得多的转变,后来成为V的继承者。John Hurt饰演的独裁者Adam Sutler(名字当然是化自Adolf Hitler)在电影里是个权力狂,去掉了原来带有的同情成分,不再有血有肉。

  Moore原著故事的设定非常黑暗,一开始就是全球性的核战争毁灭了欧洲大陆和非洲,仅存下英国孤悬海外。饥荒和洪水泛滥,人民生活在恐惧当中,政府的垮台是否会引起灾难呢?

  影片中一党独裁的政党Norsefire更多是反映了今天的人对极端保守主义政权陷入疯狂后的担忧,原著中这个党显然是脱胎于德国纳粹党,他们的政治主张非常相似,比如消灭“劣等种族”、同性恋和持不同政见者。

  有一点遗憾的是龌龊司机姐弟淡化了那个名为“Fate”的系统,这是类似于《1984》中“老大哥”的电脑系统,Sutler大多数时候出现在一块大屏幕上,和下面的鹰犬沟通,所以对John Hurt的表演来说,倒是一个有趣的挑战。

  其他的小区别还有V的恐怖袭击对象发生变化,原著中他一开始就摧毁了老贝里街(最重要的刑事法庭所在地)还有国会大厦,而结果他炸毁了唐宁街10号,不过电影里面似乎要相对温和些。

  还可以将电影《V字仇杀队》看成是传统的反乌托邦故事拌上《骇客帝国》的一些风格元素而成。V和Evey的关系恰如《歌剧魅影》。另一方面,他的行动可以理解为两条并行不悖的线索,一是报私仇,二是颠覆独裁政府,这难免不让人想到《基督山伯爵》——刚好是V同志最喜欢的一部电影。

  影片导演James McTeigue以前只是龌龊司机姐弟的助手,这是他第一次当导演,所以很多人把影片看成是龌龊出品,也不足为怪。James McTeigue说:“我们发现小说跟当下的政治气候相比体现出了很惊人的政治预见性。它很好地揭示了一旦政府领导人民而不再倾听人民发出的声音,后果将多么严重。”

  影片创作者不肯拘泥于原著80年代土壤的原因自然很好理解,他们要更贴近当下的现实,援引更多现实的影射,才能吸引更多的观众。像通过恐怖袭击轰炸建筑来改变政治、禽流感爆发、布什政权出兵伊拉克都或明或暗地提到了。还有人认为片中的英国电视台BTN就是Fox News综合了其他一些媒体的产物。

  比较黑色幽默的是本来打算在去年11月5号(对影片来说很重要的一个日期)上映的本片,因为几个月前的伦敦地铁爆炸,不得不推迟了首映日期,真是人算不如天算,连这么巧合的事都能撞上。不过票房还是不错——除了在英国表现平平。

  政治上引起的争议也是很容易就料到的了。有无政府组织希望通过电影来招揽信徒,但他们也承认,好莱坞的主流价值中和了一部分激进的东西,这部影片反映的绝对不是正宗的无政府主义思想。网站A For Anarchy专门是供无政府主义fans探讨这个话题的。 自由主义者对影片的评价更高,他们主张限制政府权力,反对国家恐怖主义云云。批评最猛烈的当然来自保守的宗教势力,他们批评电影对神职人员的负面描述(独裁政府的高层里有个猥琐的恋童癖主教),还有对同性恋和伊斯兰教的同情视角。有人痛骂影片“邪恶的、鼓吹恐怖主义的新马克思主义的左翼宣传片,充斥着激进的性别政治和对宗教信仰的下流攻击”、“有史以来最恶劣的攻击基督教的电影。”还有一些很夸张的恶评,就不一一列举了。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是V本身的恐怖主义行为如何令人产生认同?又回到那句老话上,Ends justify the means——这也是Sutler一干人等的政治哲学罢。

  在我看来《V字仇杀队》当然是一部有趣的电影,如果抛开政治上正确与否的先决条件,欣赏最后V屠杀Creedy人马的打斗戏,很爽——那场的慢镜不一定有《骇客》的子弹时间那么具有革命性,但视觉上并不逊色。对了,《V》很容易联想到去年同期上映的Sin City,都很快闯入了IMDb Top 250,都是根据绘本小说改编的,都很……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