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作品分析是编导艺考考试科目,该科目是根据考官给出的影视作品进行分析,想要通过影视作品分析需要积累大量影评分析与影评写作训练。艺考培训学校将总结大量影评范文给大家普及知识,今日艺生教育推荐电影《敢死队》影评参考范文。

  史泰龙、布鲁斯·威利斯(龙套)、施瓦辛格(龙套)、李连杰……他们的名字串起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动作片的辉煌。如今,老男人们再次聚首,在“队长”史泰龙的带领下重战沙场,纷纷赤膊上阵,在巴西的丛林里大秀身手,以血肉真身炸出了一部动作片。在这几位老男人气喘吁吁又跌跌撞撞的奔跑中,那句台词怎么说的,“兰博,你不是牺牲品。”(Rambo, you’re not expendable.)

  几个老男人撑起一台戏

  故事从一群雇佣兵在海盗船上解救人质开始,几挺机枪“啪啪啪”先把你的视力扫晕,再执行下一个更加艰难的任务。在一张以欺骗和贪婪交织的大网中,史老师发现了象征希望与良知的美女。在文身艺术家米基·洛克老师的两行清泪里,史老师领悟了“救美女—获救赎—得永生”的人生真谛。在几乎用炸药毁了整个小岛后,老师留给美女250万美元的银行卡重建家园。一个拥抱后飘然离去……

  自打史泰龙会算命的老妈算出自己儿子发迹于文字工作,史老师就开始学写剧本,一发不可收拾地写了洛奇系列、兰博系列……当然也包括这部《敢死队》。史老师长期合作的制片人凯文·金·坦普尔顿说:“史泰龙一直强调剧本必须要有血有肉。这是他教会我的东西。如果没有灵魂,就没有好故事,更不会有好电影。对史泰龙来说,编剧可不只是编个故事。如果说过去史泰龙的电影作品里动作和故事的比重各占一半的话,那么在《敢死队》里,故事几乎占据了一切。”

  坦普尔顿的话当然有水分。要不然习惯演独角戏的史老师怎么拉来一群老男人帮他分担戏份?看着他从浮动木板码头一路狂奔冲向飞机的那场戏,我的心都要碎了。史老的蹦蹦跳跳没有轻盈和速度,有的只是老骥伏枥的气喘吁吁。情急之下,纵身一跃,顺势抓住上升的飞机,飞机刮起每小时30-40公里的风,史老师被吹成了一条和水面平行的线。64岁的史泰龙完全明白单靠码头冲刺跳飞机、炸掉一座小岛不足够撑起一部动作片。虽说他已经心有余力不足,但片子里有的是其他男人。杰森·斯坦森担当起掀起高潮的重任——37岁的斯坦森小弟站在飞机机头改出的小隔间里,用一挺机枪扫射敌人。同样是天空地面的打斗场景,《天龙特工队》玩的是坦克打飞机的创意,《敢死队》耍的是男人扮酷的宝,前者靠特效,后者靠演员表演。

  在连续的、串起整部片子时长的几次追击里,有一场影迷们翘首以盼的历史性会晤。幕后老大哥布鲁斯·威利斯准备把任务卖给雇佣兵,两方买家是史泰龙和施瓦辛格。镜头定格瞬间就足够让影迷们屏住呼吸,要知道这三位动作片大哥此前从未同时出现在一部片子里!

  为了史老,施瓦辛格和布鲁斯·威利斯特地调配了自己的时间。虽说片子最后呈现出的只有三巨头短短会晤的5分钟,表演上也尽是耍耍嘴皮子的口水戏,谁能否认动作电影界的“丘吉尔”、“斯大林”、“罗斯福”站在1平方米内不是件激动人心的事?看着穿着西装渐行渐远的施瓦辛格的背影,影院里的观众们都不自觉地冒出一句:“I’m back!”史老师为这个日渐福态的身影写了如下台词:“他疯了吗?”“是的,他打算将来当总统。”

  沦为生意的回忆

  除了这场著名的三巨头会晤大戏,聚集了几乎所有动作片标杆式人物的《敢死队》本身就是一场老男人聚会。制片人坦普尔顿说:“以前我以为只有阿诺德·施瓦辛格会做出这种事,没想到史泰龙居然会这么做。此前已经有很多采用这种模式拍的电影——去南美洲的一座小岛推翻那里的独裁政权。但史泰龙坚持要尽其所能挑选最佳阵容创作一部巨作。我认为他做到了。杰森·斯坦森是现在当红的动作明星,加上亚洲最知名的功夫巨星李连杰,以及大家熟知的大牌演员埃里克·罗伯茨和米基·洛克。”

  厌倦了电脑特效、3D、白面小生……大块肌肉、真枪实弹、硬拳头打斗的表演是动作片的回归。“追求这种传统让我们受了很多的伤,但这向没有能力做电脑特技的人提供一种值得借鉴的方法,这就是所谓的传统。这就像一种循坏,我们让演员用自己的技术和绝活完成拍摄,避免成为现代科技的奴隶。这非常重要。”史泰龙说。

  老男人们站在一起,观众纷纷掏钱买票。《敢死队》上映第一周便登顶北美票房冠军,票房上,一群老男人以他们的胜利证明动作片最硬的底气不是性感的8块腹肌、火爆的场景甚至是巧妙的桥段,而是观众们的回忆。“这部影片的确在国际上和美国国内都引起了很大的关注,我希望它的票房能够超过一亿美元。这样我们就能发财了。”这是另一位制片人艾威·勒纳的大实话。说到底,对电影工业来说,回忆或是桥段都是一桩生意。